中国最大的微商货源代理网站平台欢迎您。
您好,请 【登陆】【注册】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微商资讯 >

求职被骗入夜总会 说好的“商演”变成陪侍性服务,正常找工作却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7.12.31 浏览:

泉州警方清查涉事娱乐场所《海峡都市报》供图

连日来,三秦都市报持续关注西安16岁女孩小丽应聘模特被骗入福建某夜总会从事陪侍性服务一事,引发社会各界关注与讨论。

12月22日晚,福建媒体《海峡都市报》联合当地警方对涉事夜总会进行了清查行动,暂未发现其存在违法行为。

昨天,又有两名女孩联系到本报记者,反映了自己去“西安千亿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”应聘,被骗至福建某会所的经历。

“发现工作‘不对劲’,我就跑了”

17岁女孩小熙(化名)昨天向三秦都市报记者讲述了自己的受骗遭遇。

“我去这家公司应聘是在11月初。当时听说他们那边要招舞蹈演员就去了,过去后工作人员跟我说这工作要去各地参加一些商业演出,我觉得没问题就答应了。然后培训了两天半,老板刘某就给我和另外两个女孩买好了去泉州的飞机票,把我们送到了机场,他老婆莎姐在泉州机场接的我们。”小熙称,买机票的钱是她们自己出的,但刘某称月底会报销。她们去的地方是泉州市丰泽区一家会所。

“到了地方后,我们说先上一天班看看再办入职,结果一看发现这就是坐台小姐的工作,第二天就直接走了。”小熙向记者描述了自己上班时看到的情形,“就是一群女孩在台子上走秀、跳舞,然后下面的客人会送花,如果人家送花给你的话,你就得去陪客人喝酒。当时我们宿舍里有十多个女孩,一些晚上没回来的,据说是去陪客人吃饭了。”

这样的工作与这家公司当初承诺的大相径庭,小熙及时抽身。如今看到小丽的遭遇,她有些后怕。“当时我跟刘某聊天的时候,他亲口跟我说自己在那边有十几个团队,现在看应该不假。幸亏我们那个团队没有限制人身自由,我也及时跑出来了,要不然会发生什么真的不敢想。而据我所知,刘某老婆就在那边帮他带人。”

“他们是把正常找工作的女孩推向火坑”

今年20岁的筱筱(化名)是跟小熙一起被送去泉州的两个女孩之一。在此之前,她们两个并不认识,这次求职让她们成为了朋友。

筱筱跟小丽一样,也是在一家招聘网站上看到该公司的招聘信息。只不过她会跳舞,是去应聘舞蹈演员。

“去了后他们也给我说要去外地,有商业演出。结果去了我一看工作场所,就觉得这跟之前说的有很大出入。更可怕的是,我发现我们住的房子客厅里装了摄像头。”筱筱告诉记者,当天,她们一行三人到达泉州时是凌晨12点多,来接机的“莎姐”先带她们去熟悉了一下工作环境,看到是会所,当时她心里就有些犯嘀咕。第二天起床后,她要去厕所,突然发现客厅某个地方有个灯闪了一下,“我当时吓了一跳,过去一看,发现居然是个摄像头。”筱筱不解道,“这可是一群女孩子住的地方,装个摄像头干什么?我就跟莎姐说我家人要来了,就赶紧买了回西安的机票。”

筱筱说,她最不能接受的是被欺骗和工作变了味道。“明明说是去商演,后面变成陪侍性服务,这些人也太缺德了,他们这是在把一些正常找工作的女孩往火坑里推。”

警方:正在部署调查

连日来的采访中,记者留意到一个细节,这3名女孩子均称自己未与该公司签订任何合同性的东西。

筱筱称,自己曾提出过疑问,“但听说签合同要把身份证押在他们那里,我就没有签,当时已经打算走了。”小熙也向记者证明了签合同要押身份证一事,“但是他们当时没有押我的,因为我是未成年人。”

女孩们的爆料究竟是不是事实?昨天,记者再次拨打该公司负责人刘某的电话,依旧无人接听。

昨天下午,记者前往小寨路派出所了解此事调查情况,颜教导员告诉记者,本报报道刊发后,公安雁塔分局和小寨路派出所都非常重视,正在全力调查此事。“我们下午还在开会,部署这件事的调查工作,一有结果将尽快给市民一个交待。”

相关新闻:女孩求职被骗到夜总会卖淫 事后舅妈扮应聘者暗访

小丽在夜总会上班期间收到的“花单”。 三秦都市报 图

应聘模特,却被骗到福建陷入夜总会从事陪侍性服务一事。据小丽的舅妈讲述,为弄清楚事情真相,自己曾以应聘者身份到该公司了解情况,该公司工作人员的介绍与小丽的经历如出一辙。

12月22日下午,三秦都市报记者再次来到该公司采访,却依旧吃到“闭门羹”,而公司负责人刘某的手机仍处于无人接听状态。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模特公司证照完备,经营期间没有违法行为。

22日,福建当地媒体《海峡都市报》联系到本报记者,表示将关注陕西女孩被骗入安溪夜总会一事,还将携手当地公安部门清查该夜总会。

小丽舅妈

我去应聘他们说不会去娱乐场所

从福建回来已经3天,小丽心头的那根弦还是绷得紧紧的。

舅妈张莉(化名)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这两天,为了帮助孩子尽快从那段噩梦般的经历中走出来,她白天带着小丽玩,晚上陪着睡,尽量不让孩子去碰手机。

“尽管我们已经很小心翼翼,但她的情绪始终非常低落。”22日,张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自家孩子遭遇了这样的事情,让他们既气愤又心疼,“我们之所以联系媒体曝光这件事情,除了想为孩子讨一个说法之外,更希望其他女孩子不要再上当受骗。”

张莉告诉记者,“其实20日那天我们全家去找这家公司讨说法之前,我曾经先去了一次这个公司。因为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公司的具体情况是啥,我先扮作应聘者去看了一下。结果他们一听我是来应聘的,连忙给我介绍待遇、工作环境,吹得天花乱坠,我觉得像小丽这么大的女孩涉世未深,肯定就会相信他们的谎话,然后就会上当。”

张莉说,她到了那家公司后,一名工作人员让她填了张基本信息表,然后就来跟她谈后续工作事宜。“根本就没有正规的面试流程。因为我们都知道干模特要有一定的要求,按理说对身高、相貌都有严格的规定,甚至有无基本功等等也都需要了解。但他们那边根本就没有这些流程,给我的感觉就是,只要你想来都是可以的。”张莉还故意问对方去走秀的场合一般都是什么样的,会不会是娱乐场所。“他们跟我说肯定不会的,就是参加一些正规的商演、走秀活动等,还说工作地点都在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。一个月基本工资就在3000元,加上提成下来能拿六七千元。其实呢,我外甥女的经历告诉我们,这些都是假的。”

小丽舅舅

希望相关部门严查

小丽的舅舅齐越向记者提供了外甥女在夜总会工作近一个月收到的“花单”,这些“花单”上的“送花金额”数百元不等。齐越告诉记者,这个“送花金额”就相当于外甥女得到的小费,也就是她的工资。“孩子在那上班29天,得到的这些小费总共加起来2900多元,就这点钱,她还没有拿到。”

而据小丽表示,“在那边推迟兑付花单很正常。我们一起的姑娘,去了好几个月,说拿到了1万多元,夜总会还欠着2万多元。”

这些天,齐越最想找到的人是西安千亿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刘某。“我就想当面问问他,为什么能心安理得地将还未成年的花季少女送去干这样的事,如果换作是你的亲人遭遇了这样的事呢?你的良心呢?”

齐越说,12月21日,他曾短暂地打通过一次刘某的电话,但面对他的质问,刘某称,“这是自己的失误,不知道小丽未成年。”

这个说法让齐越更气愤,“小丽的飞机票都是他买的,说不知道孩子的年龄完全是在撒谎。此外,不管这些女孩子有没有成年,只要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带去做那些违背个人意愿的事,这家公司都挣得是昧心钱。希望相关部门能够严查,也希望其他女孩子在求职的时候一定要擦亮眼睛,小心上当受骗。”

工商部门

后期工作中会加强对该公司关注

这家叫“西安千亿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”的模特公司究竟有没有资质?他们的主营业务到底是什么?22日,记者联系到辖区小寨路工商所查询。

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家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15日,注册资金110万,公司法人名叫刘某,证照完备,记录显示没有异常。“经营这3年多来年审、年报、运营都很正常,也没有处罚记录。报备的主营业务包括企业形象策划、市场营销、文化交流活动的组织和策划等,经营范围很广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针对齐先生反映的事情,小寨路工商所将在后期工作中加强对这家公司的关注。


推荐货源

  • 香烟批发一手货源,香烟厂家真丝一件代发
  • 杭州外贸男装实体网批档口工厂货源厂价直供大量收微代